当前位置:承德市纪委监委>>纪律教育>>警钟长鸣

"阴阳合同"现形记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18-10-31 10:06:00

  2018年2月,成都市纪委监委收到了青白江区清泉镇红星村党支部书记李清忠承建三条村道工程为自己谋利的问题线索。

  在调取该村会计账本与结算工程款的单据核对时,调查组人员发现工程实际造价部分,有多处并不高明的涂改痕迹,甚至有一些部位被直接遮盖。随即,调查组找到该村管账的治保主任刘元兴展开细致盘问。

  “这个18万元的数据,怎么被改成了26万?将路程长度增加0.3公里是怎么回事呢?”

  “村支书李清忠安排的,把工程款增加了8万元。”

  “为什么要增加工程款呢?”

  “因为......这8万元块钱,被李书记他们分了。”面对步步紧逼,刘元兴如实交代。

  “这8万元本来的用途是什么呢?”

  “养殖专项扶贫资金。”

  听到这里,调查组组长蹙眉不语,竟然胆大妄为地私分扶贫资金!调查组随即赶往清泉镇调取了2009年至2017年间红星村和五桂村的专项资金、自有资金及村务账目等资料。在百余份资料中,发现两份入股红星村同一个养鸡场的协议,一份约定五桂村入股65万元到红星村养鸡场,另一份却只以26万入股。凭着多年办案经验形成的敏锐思维,调查组组长认为这两份入股协议的关系“不简单”。协议入股的养鸡场账目上,短时间内有大量资金出入,对于一个不可能短期见成效的项目,账目明细显得极为可疑。

  在找到红星村党支部书记李清忠后,调查人员直言不讳地问道:“请你说说,五桂村入股的养鸡场效益如何?”

  “经营不善,亏得差不多了。”听到问题,李清忠愣了一下。

  “是吗?那请你解释一下养鸡场为什么头一天才入账上万的大笔资金,第二天就又全部出去了?”调查组向李清忠出具了养鸡场一系列不符合“常规”的账目。

  面对账目,李清忠不断的眨眼,顾左右而言他,说不出个所以然。

  “涂改的18万块钱,又是怎么回事呢?”

  面对被篡改的工程账目,李清忠陷入了沉默。

  “这两份合同,入股金额为何差别这么大?”当第三组证据摆在李清忠面前,他再也坐不住了,把头深深地埋在了两手之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意识到事情已经败露,缓缓吐出了实情。

  原来,2011年,清泉镇五桂村作为市级相对贫困村,申请了一笔65万元的养殖项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而五桂村并没有养殖产业,作为该村党支部书记的白德金愁眉不展,唾手可得的扶贫资金眼看就要打水漂。李清忠看穿了白德金的心思,便在镇上开完产业扶贫会后悄悄拉住他,给他支了一个“高招”:65万的扶贫资金申请下来后,红星村和五桂村先签订一份“明合同”,约定五桂村将65万元全部入股到红星村养鸡场,报上级部门备案;私下再签订一份“暗合同”,约定五桂村实际用26万入股到红星村养鸡场,剩余的39万退还给五桂村,从入股的26万拿出部分资金给五桂村的主要干部“意思意思”,负责把养鸡场的账做平。这一明一暗的“阴阳合同”,看似天衣无缝,还是被办案人员看出了端倪。

  经查,65万元的扶贫资金到账后,实际入股养鸡场的26万中被李清忠、白德金等人私分了8万,通过虚列支出、虚构对外债务等方式用于支付红星村修路款18万元,未入股的39万元则流入其他用途。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伸向扶贫资金的两个村的村干部相继被立案调查。2018年8月29日,李清忠、白德金等7人全部受到开除党籍的处分,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执纪者说】

  为了从扶贫资金中薅到一把“羊毛”,李清忠等人可谓挖空了心思。在与群众联系最紧密的基层一线,扶贫专项资金被经手干部利用职务之便挪作他用,不但发挥不了扶危济困的作用,更失掉了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公信力。对胆敢向扶贫资金“伸手”的必须“零容忍”、出重拳、下猛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曝光一起,让潜伏在群众身边的“吸血鬼”惶惶不安、无处可藏。(成都市纪委监委||责任编辑杨文佳)